第1章 我想掐死你

作者:霸妻的小嬌總? 更新時間:2020-04-02 10:36:19? 字數:2091字

11月末,天大寒。青城一片冰寒之色,前幾日的初雪還未消融,枝椏不再如夏秋兩季繁茂,相反,是濃濃的蕭索之色。

青城影視拍攝基地。

“撲通”。

平靜的湖面激起一陣浪花,白色襦裙的年輕女子雙手不停的撲騰著。

“停,卡。”

導演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女孩這才從水里游過來,寒冬臘月,她只穿著單薄的古裝戲服,經過水的浸染,凍得直打哆嗦,明艷動人的臉此刻也變得蒼白不已。

這是一個群替,在這個影視基地隨處可見,他們拿著低薄的工資卻做著最危險的動作。

突然,人群中響起一陣騷動。

“竟然是左小姐和霍總。”

“天哪,竟然會遇到偶像。”

霍暮沉和左宵是青城人人都羨慕的金童玉女,五年前,霍暮沉因為一場意外殘疾毀容,左宵不離不棄陪伴在他身邊,現如今他們一個是當紅小花旦,一個是財閥總裁。

男人坐在輪椅上被人推著,渾身的氣質凜冽而尊貴,那張臉一半天使一半惡魔,右臉俊美非凡,左臉卻布滿了猙獰的疤痕,一道一道,如索命的撒旦。

云希感覺自己被一條吐著芯子的毒蛇緊緊的盯上了,剛才拍完一場戲,并沒有人給她送毯子什么的,偏偏沒有導演的吩咐,她還不能走,云希用棉衣包裹著自己,可依舊抵擋不了刺骨的寒氣。

透過人群,她與那雙陰鷙的眸相撞,那雙眼睛沒有絲毫情緒,男人目光太過于滲人,帶著隱隱的紅血絲,像是要把她整個人吞掉一樣。

他想殺了自己。

云希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。

左宵也順著霍暮沉的方向看去,美麗溫婉的臉上笑意僵住。

她怎么會在這里?

下意識低看了男人一眼,他仍舊一副無動于衷的模樣,左宵心臟砰砰砰直跳,心里沒底。

“霍總,您怎么來了?”

霍暮沉是這部劇的最大投資人,也是導演的金主爸爸。

男人點了點頭,冷銳的眸掃向某一處,聲音低沉磁性,“她是誰?”

全場的目標都聚集在云希身上。

“舞歡的替身。”舞歡就是這部劇女主。

“哦,我怎么看著她演得不合格。這場戲很重要。”

男人淡淡開口。

云希心里像吞了大便一樣,這個惡心的狗男人,他為什么要針對自己?

“云希,把剛才演得再來一遍。”

金主爸爸的話,導演不得不從,他想不通,霍總這尊大佛為什么平白無故的為難這個小透明。

“導演………”

云希凍得說不出來話,再跳一次,她感覺自己真的會掛掉的。

“快演,磨蹭什么!”

導演不耐煩的開口。

為了這五百塊錢,拼了。

云希深吸一口氣,走向水池,全劇組人都一副看好戲的姿態。

平靜的湖面激起一陣浪花,不斷掙扎的兩只小手布滿了紅色的凍瘡。

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冷冷地看著這一幕,目光平淡,眼中的情緒沒有絲毫起伏。

而水下的云希就不好受了,窒息的感覺襲來,渾身刺痛,她感覺自己快要死了。

腦中一陣眩暈,身體逐漸下沉………

再次醒來是滿是消毒水的房間,她的手上掛著點滴。

哪個好心人把她送過來的?

“醒了?”

“小姑娘,就算為了錢你也不能這么拼,大冬天下冷水,都高燒四十度了,差點得急性肺炎。”

醫生是個四五十歲中年女性,將手放在她的額頭。

這個動作很熟悉,云希卻一陣恍惚。

有人好像也用手量過她的額頭。

女醫生嘆了一口氣,“總算是退燒了。”

云希嗓子干得很,喉嚨撕裂般的痛,她的聲音已經完全啞了,“姐,現在幾點了?”

“十一點。”女醫生沒好氣的道。

從下午到次日上午,竟然過了這么長時間。

“喂,云希,你以后不用來了,錢我已經打到你的卡里了,這次的醫藥費劇組報銷。”

說罷,不等云希說上話就直接掛了。

云希知道自己這份群演的工作涼了。

啊啊啊,擦!

她今年的運氣特別背。

“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女醫生并不是只負責云希這一個病人。

“謝謝。”

也不知道哪個好心人將她的帆布包給帶了過來,這時候的云希可沒有心情看手機。

病房門再次被推開。

“姐,你先去忙吧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云希這二十幾年一直野蠻生長,的教練救了她頑強的心臟。

可是,并沒有聽到她的回答。

安靜的病房內響起輪椅轉動的聲音。

不知何時,男人已經被人推著到了她的床前,他身著純黑色的袍子,腿上蓋著名貴的毯子,輪椅自動調高,高度越過病床。

特助離開時,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云希。

下巴被人突兀地捏住,云希睜大眼睛,頜骨生生斷裂的疼,云希想說話卻說不出來,只能睜大眼睛看著他。

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男人終于放開了她。

只是那雙陰鷙冷寒的眸一直緊盯著她不放。

云希斷定,這是個神經病。

“你有病啊。”云希得到這個空隙開口,出口的沙啞的聲音,嗓子是真的疼。

都是這個男人害的。

“呵。”男人嗤笑一聲,眼睛里染上了些許譏諷,那張丑陋的臉更猙獰了幾分。

“丑嗎?”

男人突然抓起自己的手覆蓋上他的左臉,凹凸不平又帶著冰涼的觸感,云希想要縮回手,可是男人的力氣大得出奇,她掙脫不開,只能瞪大眼睛看著他。

“先生,能不能放開我?”

“先生?我記得你叫我阿暮的。嗯?怎么不叫了?”男人的手勁又大了幾分,云希疼得淚珠在眼眶里打轉。

霍暮沉涼涼的笑了,“別裝了,楚今,你騙不了我。”

“跟著我多好啊,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,為什么這么不老實,想著要離開呢?”

她要他的心,他給。

她要他的命,他也給。

可是,她還是拋棄了他。

他說得什么跟什么,云希聽得云里霧里,楚今是誰?這個神經病是認錯人了嗎?

“先生,你認錯人了,我叫云希。”

“云希是嗎?”

唇上一陣刺痛,血腥味襲來,他的臉放大無數倍,恐怖的疤痕更加的清晰,云希再次暈了過去。

“我想掐死你。”

在昏迷前,云希聽到這個男人對自己道。

霸妻的小嬌總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一起玩捕鱼送话费 甘肃11选5遗漏一定牛 四不像必中一肖期期中 隆基股份股票趋势 辽宁快乐12前三组走势图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在线配资融资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是。 上海11选5结果走势图 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遗漏 德宏信托 辽福35选7走势图 疯狂飞艇走势 p2p投资理财平台排行 广东福彩快乐10分84走势图 正规股票t十0交易 陕西11选5前二直最大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