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暖暖我想你了!

作者:妖火? 更新時間:2019-11-13 12:10:10? 字數:2087字

三天沒有好好吃飯休息的鹿暖暖更加的瘦了,套在身上的大衣顯的特別的空,仿佛風大一點就會把她吹跑一樣。

夏景言站在落地窗前目光隨著鹿暖暖走進屋子,然后就聽見管家過來說道:“鹿小姐回來。”

夏景言點頭從二樓走下來,看見脫了大衣的鹿暖暖比他以為的還要瘦,喜怒不形色的臉又陰冷了一些。

“景言,我們可以聊聊嗎?”鹿暖暖看見他直言道。

“先吃飯。”夏景言不容拒絕的說。

鹿暖暖無奈坐到了餐桌前,她雖然有些餓但是卻沒有什么食欲,看著滿桌都是她喜歡的菜,勉強的動了幾下筷子。

吳媽勺了一碗湯給她,她喝了一口覺得有點油膩正想要放下,就聽見夏景言嚴厲的聲音:“把湯喝完。”

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,鹿暖暖硬著頭皮喝了進去,然后在夏景言的特別關照下吃了一碗粥,這才容許她放下筷子。

“你有什么事情,現在可以跟我說了。”夏景言望著她道。

“還是我工作室的事情,想和你商量一下解決辦法。”鹿暖暖抬頭的說道,她巴掌大的臉蒼白的沒有血色,但是一雙眸子卻無比有神。

夏景言看著她心動一下,想想自從莫婉雨回國,差不多有幾個月沒有好好抱一下她了,聲音不由的柔和一些:“你需要多少錢,只管給我助理報數,他會立馬把資金打到你的賬戶上的。”

鹿暖暖搖了搖頭:“工作室現在渡過難關最重要的不是錢,而是打贏這一場官司,這樣不但能給工作室贏回名譽,也能避免賠償。”

夏景言不以為然道:“我關注了你的工作室情況,這場官司你根本就打不贏,還是放棄吧。”

“放棄了,我的名譽就毀了,以后也不用在這個圈子里面混了。”鹿暖暖低低的說。

“暖暖家里真不差你掙的這么點錢,你回來好好照顧我不好嗎?”夏景言伸出一只手包裹住鹿暖暖放在桌子上的手:“你看你現在瘦成什么樣子了,要好好的養養身子。”

鹿暖暖苦笑的把手收回來,道:“這場官司我確實很被動,但也不是打不贏,只要把出賣我工作室的人交給警方就能還給我清白。”

夏景言盯著鹿暖暖沒有說話,目光中有幾種情緒交織著。

“景言,你是一個聰明的人,你應該知道就是她出賣了我。”鹿暖暖從來不懷疑夏景言的智商。

“她應該是一時糊涂。”夏景言郁悶的捏了一下眉心:“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算了吧。”

“夏大總裁這是舍不得那朵白蓮花?”鹿暖暖無奈的搖頭:“我也不用你幫我什么,只要你不妨礙我找出她出賣工作室的證據就行。”

“你這樣把她推出來,她就被毀了。”夏景言低聲的說。

“你對她真是夠憐惜的。” 鹿暖暖諷刺的看了夏景言一眼:“她是個成年人,應該對她做出的事情負責。”

“暖暖別這樣殘忍。”夏景言道。

“殘忍,我倒是真希望自己殘忍一些。”鹿暖暖對上了夏景言的眼睛。

她的目光是失望至極的決絕,夏景言觸動了一下,不由別開腦袋。

“我是不可能放過她的。”鹿暖暖告訴面前的人。

“女人這樣強勢沒有好處,你已經強勢到病態了知道不知道。”夏景言蹙著眉頭說。

鹿暖暖靜靜的看著面前這個自己愛了五年的男人,英俊瀟灑身家豐厚,沒有不良嗜好,也不會沾花惹草,唯一的問題就是太在意救他命的白蓮花。

可偏偏這是他們的致命問題,他已經掏心挖肺的呵護白蓮花,她還能剩下些什么呢?

鹿暖暖開口道:“是,我確實病態,心寒至極還對你抱著希望,分手都不能干干脆脆的。”

夏景言愣了一下。

鹿暖暖冷笑的說,“就算此刻你知道她算計了我,你還要維護她是不是。”

夏景言擰了擰眉毛,欲言又止。

鹿暖暖慢慢抬眼看他,“她現在應該還在樓上躺著養病吧。”

“暖暖你知道,我不可能看著她病死,而無動于衷。”夏景言目光中透出些無奈。

鹿暖暖自顧自的笑了一下:“一個舍己救人,一個知恩圖,真是革命好友誼,我都要為你們這驚天地泣鬼神的友誼感動到鼓掌了。”

夏景言聽了她的話眉頭蹙的更緊,兩人沉默的對峙了半天,鹿暖暖輕輕的嘆了口氣,“其實,你就沒有想過,你的小可憐是要讓我身敗名裂,背著這樣的污點,讓你父母摒棄我,永遠被你家拒之門外。”

夏景言愣了一下,下意識的就看了過來,他在商場上是絕對的王者,可終究還是不懂女人之間的爭斗:“她沒有你想的這么復雜,她只是覺得你一貫對她冷淡,想要報復一下你。”

“我跟她很熟嗎?為什么必須對她熱情?而她占用了我男朋友絕大多數時間,暗里不知道說了我多少壞話,我還要對她感恩戴德?。” 鹿暖暖定定的看著夏景言苦笑了一下:“做人能不能不要這樣雙標。”

“暖暖別這樣斤斤計較,我沒有…….”夏景言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明顯底氣不足。

“有的人天生命好怎么樣任性都有人愿意寵著她縱著她,這也不是我計較就能改變的,就這樣了吧。”鹿暖暖無奈的搖頭。

“暖暖只這一次,她下次再犯,我絕對不維護她。”夏景言難得在莫婉雨的事情上做出讓步。

鹿暖暖卻諷刺的笑了:“其實這次就算你不插手,我能把莫婉雨送進警局的幾率也不大,畢竟她是莫家的大小姐,就算是莫家比較偏愛她的弟弟,對于她的事情也是盡心盡力的,不用說還有你這位夏大總裁助力。”

鹿暖暖眼眸染上了水光,神色孤寂又沮喪,好像一個孤獨很久的人。

夏景言看著她一時不知道應該說什么,聽見鹿暖暖用很輕很輕的聲音低語道:“可我呢?被人誣陷孤立無援,連幫我說一句話的人都沒有,我努力工作努力找證據,卻要被最愛的人罵我殘忍。夏景言,你看我失去了積蓄,失去了公司,失去了名譽,還能剩下什么?剩下一個沒有心的你嗎?”

妖火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一起玩捕鱼送话费 手机炒股app下载 湖北高频11选5走势图 分分彩定位胆方法 辽宁风采35选7 网络捕鱼赢钱游戏技巧 波克千炮捕鱼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什么时间晚上什么时候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 四川金七乐开奖查询 11选5定一胆绝妙技巧 25选5开奖今天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大圣闹海捕鱼街机版下载 九星广西棋牌怎么装不了 极速赛车走势图 上期平码下期特肖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