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:其他辦法

作者:夏楚一? 更新時間:2019-11-13 12:01:39? 字數:2145字

穆慎嗤笑搖頭說到:“會變的何止是口味。”

柳若禾聳了聳肩不想在吃飯的時候和穆慎吵架,于是低著頭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。

柳若禾的吃相很斯文,雖然她也有許多食物不吃,但是卻能把最普通的飯菜吃出最香的感覺。

小的時候穆簡不愛吃飯,但是只要柳若禾在旁邊,穆簡就能吃下滿滿一碗飯。

意識到自己又不知不覺的想到以前的事情,穆慎有些生自己的氣。

他握了握拳,出聲問到:“你今天到底讓那個小子送什么出宮了?”

呂光給他匯報的時候,他立刻就意識到這件事情不對勁。

紙條上面寫著需要買的東西有:胭脂,香粉,繡花針,白布,蜜糖,毛筆,墨硯......

柳若禾不喜歡繡花,在過去的十年里,柳若禾唯一一次執起繡花針還是為了那件嫁衣。

而且在今天差人送過來的東西里面,分明就有繡花針和布料,哪里還需要到外面去買。

他知道呂光是被柳若禾給騙了,但是那個叫小河的侍衛已經離了宮,現在根本不知道應該去哪里找他。

所以他決定直接來問柳若禾。

柳若禾沒有搭理他,吃完飯之后還給自己盛了一碗湯,等著湯放涼的時候她才抬眸看向穆慎:“去買東西啊,你的侍衛不是都檢查過了嗎。”

柳若禾這種淡定的表情穆慎再熟悉不過了,穆慎的目光落到柳若禾的唇角,他這才發現柳若禾的唇角多了一個小小的疤痕。

穆慎心頭一緊,唇角的疤痕......不怪他多想,這種地方的傷到底是怎么造成的?

穆慎收回心頭的雜念,滿臉淡漠的說到:“你騙得過其他人你騙不過本宮,告訴我你到底讓他干什么去了。”

柳若禾面無表情的看著穆慎,半晌嘴角噙著淺笑說到:“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,何必還要來問。”

穆慎眉心狠狠一跳,她果然是想離開,這個狠心的女人,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可以眼睛不眨的扔下。

穆慎猛的站起來,連帶著身下的凳子哐的一聲翻倒在地。

穆慎雙手撐在桌上目光灼灼的盯著柳若禾:“這一次,本宮絕對不會放你離開。”

柳若禾譏諷一笑:“穆慎,這兩天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,你帶我回宮到底是為了什么?”

穆慎有一瞬間的怔忪,隨即反應過來說到:“為了藏寶圖,還有......穆簡的骨肉。”

柳若禾緩緩起身直視著穆慎的雙眼:“星寧我已經交給皇后娘娘了,她現在年紀尚小,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會忘記我的存在了。”

“至于藏寶圖,這么多天相信你已經看明白了,藏寶圖確實不在我身上,只要你讓我離開,我就告訴你藏寶圖在哪里。”

“還是說,你把我扣在宮里另有所圖?”

看到穆慎臉上一閃而過的尷尬表情,柳若禾挑眉露出一個略帶諷刺的表情。

柳若禾口中所說的另有所圖指的是那枚鳳凰玉佩,而在穆慎聽來卻是在說他只不過就是想將柳若禾留在自己身邊。

穆慎又是尷尬又是難堪,尷尬于自己的心事被柳若禾揭穿,難堪的是就算柳若禾背叛了自己還生下了其他男人的孩子,自己卻還是放不下。

柳若禾雙手按在桌上,傾身湊近穆慎,壓低聲音說:“穆慎,三年前你得不到的,你現在也得不到。”

穆慎的手緊握成拳,張了張嘴卻什么都沒說出口。

他最想要的不過就是一人心,可是眼前這人近在眼前卻無法靠近。

半晌,穆慎松開拳頭直起身:“本宮不是來跟你吵架的,你不肯說本宮自然會有其他的辦法知道。”

其他的辦法......

柳若禾臉色驟變:“穆慎,你敢動小河我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穆慎心頭淌血,如今在她的眼里,自己竟連一個小侍衛都比不上了。

穆慎用力閉了閉眼,睜開眼睛他又是那個冷硬無情的睦國太子,穆慎輕飄飄的說到:“你大概是太久沒有進過宮了,后宮之中怎能容忍有異心的侍衛存在?”

柳若禾怔住了,她從未見過這樣的穆慎,她記憶中的穆慎是溫和柔軟的,后來重逢的時候穆慎又是失控的。

對了,她怎么忘記了,穆慎從小就被太傅贊為睦國這一代皇子中最有帝王氣的一個,她怎么忘記了高高在上的睦國太子動一動手指就能要了別人的命。

所謂帝王,就是要絕情冷酷。

以前穆慎的溫柔......不過是為了哄騙她才收斂了自己身上的冷酷吧。

柳若禾手指用力摳著桌角:“我讓小河給......陸璉送了一封信。”

陸璉?

陸太傅的獨子,小時候曾經做過太子伴讀,現在已經成為中書侍郎的陸璉。

穆慎滿眼陰翳:“本宮倒還真的是小瞧你了,你居然跟陸璉還......簡直是不知廉恥。”

柳若禾一時之間沒明白穆慎的意思:“你說什么?”

穆慎狠狠的瞪著柳若禾,眼角微微泛紅:“本宮說你不知廉恥,除了穆簡和陸璉還有誰?”

“嗯?告訴本宮,你當初到底背著本宮和多少男人......”

“住嘴!”柳若禾大聲吼道,她氣到渾身顫抖不敢相信的看著穆慎,他怎么能,怎么能這樣侮辱自己?

柳若禾聲音有些顫抖:“你不要把所有人都想成和你一樣,陸璉是正人君子,他和你不一樣。”

穆慎冷笑逼近柳若禾:“好一個正人君子,你以為就憑陸璉有本事把你從這里帶出去?柳若禾你最好不要真的惹火了本宮,這個后果是你承受不起的。”

柳若禾深吸一口氣,這樣的穆慎讓她害怕,她不怕穆慎會傷害自己,可是如今展露出暴戾一面的穆慎,讓柳若禾害怕他會傷害其他人。

無論是小河還是陸璉,柳若禾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因為自己而被穆慎遷怒。

柳若禾用力咬著下唇:“我跟陸璉不是你想的那樣,而且我也不是讓他帶我離開,我只是告訴他我回來了而已。”

穆慎看著柳若禾已經滲出血絲的下唇眼中的狠厲散去了一些:“最好是這樣。”

穆慎拂袖離開,留下渾身冷汗的柳若禾。

柳若禾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單手按在腰上,幸好自己這回只是讓小河送了一封無關痛癢的信來做試探,幸好自己真正想送出去的消息還在這里。

夏楚一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一起玩捕鱼送话费 麻将棋牌神助手破解版 网络炒股平台 天天爰海南麻将安卓版 特玛是什么意思 怎样获取股市最快消息 宏川智慧股票股吧 上海福彩选四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西福彩快3开奖结果今天 高手必中单双中特 湖南麻将胡牌全图 可以杠杆的股票平台 海南飞鱼开奖直播网址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 免费单机四川麻将 股票行情在线查看 四川金7乐走势图四川金7